佘国华 官方网站

http://sheguohua.zxart.cn/

佘国华

佘国华

粉丝:352755

作品总数:10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佘国华,男,汉族,1962年出生于福建省莆田市,1985年福建工艺美术学校毕业,本科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课程结业于厦门大学研究生院。现为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原)常务副院长,教授,硕...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议价

国 画:议价元/平尺

匾额题字:议价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2116377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漆画工艺中的抽象性表达


/ 佘国华 郭明

 

众所周知,现代漆画艺术的形式脱胎于传统漆艺,因而对于漆画艺术的研究离不开对于传统漆艺形式与工艺的探讨。相对于现代漆画而言,传统的漆画形式的存在形式可谓异常丰富多样。它既有传统的漆画图案装饰形式,也有主题性的整体造型装饰漆画,还有器与画的完美结合的艺术范式。但是不论其表现形式为何,其工艺性的表达是为其根本,是其语言特性存在的基础。然而,目前对于漆画工艺的研究大多都是从工艺的材料、技术、手法、形式等诸多因素来进行分析和归纳,对于漆画工艺的本体语言特性的分析则较少涉及,尤其是其语言特性中固有的隐形特质——抽象性表达,有必要进行规范的系统性分析研究,对其特性进行合理的归纳总结。故而,本文希望通过对漆画工艺中的抽象性表达中诸要素、问题的分析与研究,来剖析其存在的物质、技术及文化基础。

 

佘国华漆画作品


对漆画而言,其真正的美学价值意义即在于其独特的材料美感、高超的工艺技巧、巧妙的艺术构思和工艺美学品味。在漆画工艺的具体表达之中,涉及到漆材料及各种入漆材料、工具、机械及人工技术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与制约。在诸多因素共同的作用之下,形成了漆画工艺语言形式的呈现。故而,漆画工艺语言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谈及漆画工艺的表达,则首先涉及到漆层的存在与设定问题,漆画工艺的表达其实质就是在漆层的一加一减之中,造就了漆画艺术语言的无限丰富可能性,这些可能性中因工艺语言的作用而渗透着强烈的抽象意味。

 

漆层的存在与设定

 

漆画工艺作为漆艺术语言中最具特色的语言形式媒介,在表达语言的方式中有其独特的内在气质与韵味。在其表达的过程中,其本质性的存在基础即是漆层的存在与设定,其中漆层的设定对于漆画艺术语言的表达具有重要的作用与意义。艺术家正是在漆层的存在设定与加减变化的过程中寻找出最美的平衡面,以此来实现自我情感与审美意识的真实表达,强烈而直接。故而它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漆画工艺的具体表现形式与手法。同时,漆层的设定既有人工的因素也有自然的因素的影响。例如人为有意识的堆叠和磨显,以此来造就漆层设定效果的呈现。所以漆层的设定过程存在可控与可变的双重性。因而也造就了漆画艺术语言中多变性的可能与存在。

 

此外,漆工艺的发展与人们对漆层的认知与理解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性。漆层的髹涂与叠加过程之中,每一个漆层或者每一种工艺技法的表达过程之中都有古老的文化内涵蕴含其中,呈现了独具特色的时代文化与审美风尚。尤为重要的是,漆工艺中对于漆层的多遍髹涂与刻填,也造就了更多新的工艺技法的产生与出现。例如河姆渡朱漆木碗即是运用漆液髹涂后的漆层的保护与装饰特性;彰髹对于漆工艺而言是一种极为重要的表现技法。其存在的基础即在于通过不同漆层的设定来起纹、髹涂,以此来表达这种独特的视觉效果。所以,在漆层的反复髹涂过程之中,为漆画本体隐形语言形式中的抽象性表达建立了客观的物质基础。同时,由于漆层设定的多样性也带来了工艺表达的丰富性,其创造的奇幻、瑰丽、玄妙的偶得性肌理与迹象也使得工艺本身也具备了抽象表达的内涵与意味。所以漆层的具体设定对于漆工艺的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漆层的设定在漆画工艺的具体实践过程之中,主要可概括为漆层的堆高与消减两种主要的方式,具体表现为:堆高即是指漆层的反复叠加,多为堆漆、髹涂等基本技法。消减即是指漆层的刻填、研磨等手法的运用。不论是堆高还是消减都为漆画工艺中漆层的设定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所以其具有的抽象性的语言特质也随着堆高与消减而不断拓展延伸开来。

 

在漆层设定的过程之中也涉及到具体的绘制过程。著名漆画家吴嘉诠教授对于漆画绘制的过程主要概括为:底层绘制、中层绘制、总体控制、上层绘制、完成绘制五个阶段。漆层的存在设定于这五个主要的绘制阶段之中,只是具体的工艺技法的差异导致在这五个不同的阶段所呈现的对于漆层设定的要求不同而已。此外,具体的漆工艺技法也是通过在不同的绘制阶段运用不同漆层的设定来得以实现。同时,不同的绘制过程之中,漆层的设定的界限也并非非常清晰,也涉及到漆层的混合性与特异性。例如涉及到具体的绘制过程之中,底层与中层,甚至上层绘制的工艺及漆层的设定可混合、并置且可重复、反复。漆层可相互混合、叠加创造出更为丰富的表现形式与语言。

 

漆画,这种以独特的材料美感和高超的工艺技巧为表现手段的艺术形式,之所以能够获得巨大的成功,一方面源于对于材料语言的发掘,另一方面则是其独特的工艺语言表现方式,故而在具体的绘制工艺之中,堆高、消减、底层、中层……等等多种可能性之中,都涉及到漆材料的融合特性。漆材料在不同的阶段与工艺过程之中,与固态、液态等多种材料进行融合、并生、创造,因而也造就了漆层设定种的多样性、丰富性、含混性。例如在漆液未干之时可运用其粘性贴金、镶嵌。漆完全干后可运用其韧性及硬度雕刻、打磨。再可运用漆液的稠、稀特性,调制浓稠,可以堆漆,调制稀释,则可描绘,也可泼洒。漆液本身所具有的这些性能,使漆画创作形成了多种技法和多种风采。贴金戴箔、彩漆描绘如同重彩、岩彩,材料镶嵌类似于莫塞克镶嵌,透明漆罩染则又使人联想到水彩画的着色技法,堆漆和雕漆与雕塑作品则紧密相关,刻漆及磨漆的技法又类似于版画的创作技法。这些技法在实际创作中还可以穿插结合,更是变化万千。可见漆画技法的潜力之大,范围之广,可超越任何画种的化多元化风格。所以漆层的设定与表达也就具有了更多的可变性。此外,漆也可利用气态因素作为漆层的设定服务。例如飘银工艺、洒金工艺等等都是利用多因素创作的典型。漆材料融合的多样性带来了漆工艺技法和漆层设定的丰富性,为漆画工艺本体性的抽象性表达提供了基础。所以漆层的设定对于漆工艺语言具有本质决定性,是工艺语言表达形式的基础,也是艺术家完整表达一个作品完整性的基础。

 

佘国华漆画作品

 

可控性与可变性

 

著名的漆画家乔十光先生曾经讲到“漆画人画一半,天画一半”,“带着镣铐跳舞”等诸多关于漆画工艺语言特性的语言描绘。在具体的工艺语言表达的过程中,则有其独特的语言特征,即有其可控性的规整秩序一面,也有可变性的自由灵动的一面。然而正是由于有了这可变性的自由灵动,才带了了漆画艺术中的诸多惊喜。漆画工艺在具体的实施表达的过程之中,因工艺技法的不同而有所差异。然而大多都有着严谨的材料与工艺要求,因而也就造就了漆画工艺实施过程的可控性。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之中则表现为一些具体的表达规律等。例如漆液干燥的温度与湿度的控制、通罩磨显类中的“亮高暗低”原则等。然而这种可控性并非完全绝对,也多为相对而言,在可控性的外在形式之中也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与可变性。这就涉及到漆画工艺表达过程中一些基本原则及表现技艺的差异,以及工艺本身内外因素的影响与制约。在具体的表达之中这种可控与可变性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亮高暗低”的基本原则

 

漆画工艺在具体的实施操作过程之中,普遍遵循着一些基本的规则与原理,例如“亮高暗低”的基本原则。其主要表现为需要通罩的漆面之上,凡是需要磨显的的工艺,在具体的底层绘制、中层绘制的过程之中,要保证画面设定的高低变化有序,形成一定的高低变化节奏变化与规律。凡是需要通过研磨凸显的的,其相对应的高度就需要较高,凡是需要隐埋其间的,则就需要相对较低。例如蛋壳的镶嵌,仰嵌,其高点在四周,髹涂、罩染、研磨后呈现出白色的大圈。俯嵌,其高点在蛋壳的中间多表现为黑色的小洞外的小圆圈。当然这种规律也并非完全绝对。例如在不通罩的漆面之上,也可局部研磨可暗高,局部暗部堆高。例如仿浮雕类的工艺等等。所以在不同的工艺与表达需要的差异之下也会有差别。同时高点、低点的设定也带有一定的偶然性且高低的概念也是相对而言。在具体的研磨的过程中,自然、魔幻、绮丽的效果,所带来的丰富性与不确定性也使得漆画工艺的表达具有了更多的可变性。所以,相对的确定性下也存在更多的不确定性,也就使得其工艺本身具有更多了抽象性表达的潜质。

 

其二、肌理与迹象的营造

 

漆画工艺中最具特色的就是其肌理与迹象的营造。在具体的营造过程中也存在可控与可变的一面。虽然固定的肌理效果有特定的制作工艺与流程,在广义的概念上存在相对的固定性,但是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因为材料的差异、人为因素及自然环境因素的影响,也使得肌理与迹象的营造也就带有了更多的可变性。在这种可变性的拓展与延伸之中。漆画工艺独特的丰富性得以表达。因而也造就了抽象的形式与意味的传达。例如李芝卿先生所做的福州漆工艺技法板,虽然每一张技法板的工艺有所不同,都有做过可控性的设定。但是所呈现出丰富变幻的效果,使得漆画工艺本体性的语言特质——抽象性,得以完美展现。这就是漆画工艺本身美感所在,是其美感形式传达的技术媒介因素。同时,引起物材料与媒介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也造就了更多抽象性表达的基础。此外,对于引起物材料的不同认知、实践方式与把控手法的差异,同样也带来了肌理与迹象营造过程的丰富性。所以其抽象性的表达方式与魅力,自然随之拓展开来。

 

其三、明晰与朦胧的气氛

 

漆画工艺有其朦胧的一面,同时也有其清晰、明确的可控性。在具体的漆画工艺之中主要包括髹涂、研磨、推光等诸多技法。在吴教授漆画绘制五层论的分析之中,漆画工艺中既有肌理与迹象的底层和中层绘制,同样也包含总体控制、上层绘制等整体性的一面。例如,髹涂工艺多为画面的统一性,而研磨则多为统一中的对比性呈现。而推光则表现为漆画的中色彩的还原。这些奇特的工艺语言也造就了漆工艺语言的丰富性。同时朦胧、精确的可控与可变也使得了漆工艺语言具有了抽象性表达的意味。著名的策展人张颂仁先生对于漆工艺之特性表达,用一“幽”字形容,漆之含蓄、幽远,朦胧之美,是漆语言之最大特色,是漆工艺语言的特色与基础,是其他艺术门类所不具体的独特美感形式,尤其是漆工艺所呈现出的神秘莫测的气氛,饱含着中国人独特的审美情感与感受的意境之美。所以,明晰的确定性与朦胧的深邃与可变是漆工艺语言的抽象性表达的媒介与基础。

 

佘国华漆画作品

 

抽象性特质表达的需要


艺术作品的呈现多为艺术家综合素质与意识的体现,艺术家的审美情感、学养背景以及喜好的综合作用造就了艺术作品的多样化的面貌。在现代漆画艺术语言的表达过程之中,漆画的抽象性表达亦成为了一种继装饰与写实之后的又一新的表达范式。众多的艺术家在艺术表达的过程之中,运用自我对于漆画工艺技法的把控来表达自我的情感认知与审美感受。不仅丰富了现代漆画艺术的语言表达体系,同时也以新的面貌和时代语言创造出了独具时代及文化特色的现代抽象性表达,彰显出独特的时代文化与精神内涵。

 

漆画作品作为审美情感表达的外在语言形式,其承载着艺术家多因素的综合特质体现,是艺术家审美情感表达的需要。同时作为中国文化根脉之中的文化意识与基因都带有典型性的抽象性特质,自由灵动且多变的意识观念也给漆画工艺的抽象性表达奠定了强大的文化语境。文脉的延续,使得文化意识中的抽象思维得以留存于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故而,思维与理解方式的抽象化是漆工艺的文脉基础。同时艺术作品的表达不仅仅是单纯抽象意识及思维的直接呈现,它多借助固有的工艺及图式语言而得以实现。漆画可变与可控的丰富性给漆画抽象性表达提供了良好的物质媒介支持。尤其是漆画所具有的独特的肌理美感与迹象创造方式,从本质上丰富了艺术家的审美情感表达。同时艺术家的情感在表达的过程之中,对于灵感及智慧的把握,通常是未知的抽象思维,多为一闪而过,多为自我情感及外界感受之间碰撞之后的真情流露,真诚直率且直达心灵深处。它以更为广大、细微的的灵敏触角,表达自我关乎宇宙、生命本源等仪式及伦理情感的探讨。这种审美情感的抽象化表达才得以真诚流露。

 

佘国华漆画作品

 

在艺术多元化的今天,现代漆画艺术也以其兼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特质,广泛吸收各种新材料与新工艺为其现代艺术形式服务。从而创造了现代漆画丰富多彩的多样化面貌。在现代漆画的创作之中,无论是天然的、人工的,还是传统的、现代的,均可以选择利用。关注材质的自然美,挖掘材质的表现力,将材质物化在艺术创作中,开发出材质的审美特性,最终传达出艺术家的创作思想,正是现代漆画追求的目标。尤其是现代漆画的审美取向已不再以追求传统漆画的华美、光润为主,而更注重材料的本色质地与肌理塑造之美。因而漆画工艺的抽象性表达因画面肌理与迹象营造的丰富性而得以丰富多样,呈现出不同的抽象性语言特质。

 

工艺技术作为漆画艺术的立足之本,随着现代艺术的蓬勃发展,对于工艺技术语言本体性的探索与实践也日渐丰富起来。工艺本身尤其独善的表达对象与题材形式,以不同题材对象的特性而有所差别。尤其是在抽象表现主义的影响下,现代漆画工艺的本体语言的表达也成为了现代漆画研究的重要的内容之一,尤其是热抽象与冷抽象的区分,在漆画工艺的实施过程之中表现的尤为显著。底层、中层预埋的逻辑性的“立|”,与罩染、髹涂、研磨后的“破”,造就了漆画工艺语言自由表达的技术基础。正是在一立一破之间,实现了漆画工艺语言的自我表达与呈现。例如在现代漆画创作中,唐明修的《断纹》、《这里有您的影子》、陈杰的《织锦》系列,程向君的《无题》、《红墙下的记忆》,佘国华的《天籁鸣翠》、《秋声赋》等作品,都是艺术家运用漆画工艺抽象性表达的成功范例。艺术家文化背景及环境的差异性,也带来了其选择工艺语言形式的差异与变化。所以现代漆画工艺中的抽象性表达因工艺本体性语言的不断拓展与延伸而得以丰富起来。,使得漆语言可以表现的更加完美。此外,漆工艺的无可替代性,也为其工艺语言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漆画工艺除了本身所独特的表现形式之外,其独特的融合性,也使得漆画工艺的表达具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例如漆工艺与陶瓷修复结合所产生的金缮工艺,不仅实现了陶瓷器物本身的功用性功能,同时独特的金色处理,也使得作品具有了一种独特的抽象美感。所以漆画工艺不仅能够突破自身语言的局限性,以及自我本体语言的多样化呈现,也以其独特的丰富融合性使得漆画工艺语言而得以拓展与延伸。这种拓展延伸的过程中,漆画工艺所独特的文脉基因与文化基础也随着拓展形式的不断延伸而深化开来,形成了漆画工艺抽象性表达的新方向。

 

备注:论文发表于《艺术生活》2014年第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