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国华 官方网站

http://sheguohua.zxart.cn/

佘国华

佘国华

粉丝:352755

作品总数:10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佘国华,男,汉族,1962年出生于福建省莆田市,1985年福建工艺美术学校毕业,本科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课程结业于厦门大学研究生院。现为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原)常务副院长,教授,硕...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议价

国 画:议价元/平尺

匾额题字:议价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2116377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佘国华:内心的体验与美学的追寻

 

/ 林公翔

 

一直记得多年前和佘国华兄两个人在鼓浪屿海边喝啤酒吃海鲜的场景。那个地点离厦门工艺美术学院不远,因为那里有一个码头,我要从那里坐船回市中心。海风习习,海浪阵阵,聊着艺术与人生,有一种说不出的诗意和快感。一晃好多年过去了。前一阵子在北京见到国华,他依然风风火火,快言快语,好像有忙不完的事情。作为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的常务副院长,忙是一种常态。但让我惊讶的是,国华并没有在忙中丢掉他的创作,他的作品接二连三地在各种展览中亮相。不久前在由皮道坚、陈勤群担任策展人,张颂仁担任学术主持的《大漆世界:源流》2013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在湖北省美术馆开幕,国华的7件漆画作品参展,由此可见他的实力。

 

佘国华漆画作品《冥想八荒》


我最早认识国华的作品是他的抽象水墨,这些抽象水墨作品具有深入的个人化的哲学思考,这从这些作品的题目便可知一二,例如《冥想八荒》《凡心澄明》《心物一元》《契静精微》《既心既物》《万化由心》《云外观道》《韵生万象》《释形消融》等等。这些作品在色彩、线条和墨韵上进行了深入的探索,这种探索是在纯粹的语言层面展开的,从某种意义而言,国华在艺术本体语言的建构中获得了一种新的诉求内心的方式。著名美术评论家鲁虹认为,佘国华的抽象水墨创作大致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对传统花鸟画的抽象;第二类是对传统山水画的抽象;第三类是以印制手段创作出的带有幻想感觉的抽象;第四类则是借鉴西方几何抽象手法创作出来的抽象。他的前两类作品其实是一种半抽象的艺术探索。因为从中我们仍然会得到对于东方水墨与对大自然的联想。而后二类则是纯抽象的探索,事实上,它们已远离现实,更多表现的是对于形式、媒介的纯粹性的体验。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水墨走向抽象也许是水墨画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这是因为,从形态演进的角度看,水墨画的产生即标志了传统绘画从具象向意象、从写实向写意的一次飞跃。其实,水墨画在其发展的早期,就已带有浓重的抽象意味。《唐朝名画录》曾记载王洽作画常在“醺酣之后,即以墨泼,或笑或吟,脚蹙手抹,或挥或扫,或淡或浓,随其形状,为山为石,为云为水,应手随意,倏若造化,图出云霞,染成风雨,宛若神巧,俯观不见其墨污之迹”。王洽对泼墨“随其形状”的偶然性把握,其实就是以抽象手法为先导的一种意象创造活动。但由于这种画法过为超前,不为当时的史家所重,张彦远甚至认为“山水家有泼墨,亦不谓之画”,因而“不堪仿效”。但这种近于抽象的画法所具有的诱惑力却随着水墨性能的愈益发挥而有增无减。进入近现代,随着西方抽象主义的勃兴,这一潜在因素更得到进一步张扬,由泼墨而进于泼彩,如张大千、刘海粟的画作,都是抽象水墨的有意义的探索。不过,在他们的画中,“抽象”仅止于一种手法的借用,还构不成真正的抽象主义。抽象主义在水墨领域中的兴起,表现为以刘国松为代表的一批画家率先开启了抽象水墨的新画风。进入八、九十年代,抽象水墨不断开拓新路径,形成一种新风潮。作为深受八五新潮美术运动影响的佘国华,显然对抽象水墨的探索是有备而来。他的作品不但有效吸收了西方关于抽象艺术的观念,而且很好地保留了与传统水墨画的血脉关系。从画法上来说,他不追求传统中的“骨法用笔”和“五墨”“六彩”的墨法,而是从内心的体验出发去进行美学的探寻,去成就各种形态的生命图像。从艺术史的角度看,从内心的体验出发去进行美学的探寻,去成就各种形态的生命图像,它往往是无意识或潜意识的,而按照心理学的说法,有意识的在无意识或潜意识中创作的作品,这时的行为是人的本能,是潜意识的反映,这是本能的冲动。这正如抽象主义画派鼻祖康定斯基所说的,这是由人的心理出发的某种“内在需要”,这种需要是人类内在的应世观物的“世界观”的结果,这正是艺术的目的,是艺术的内在本质。在佘国华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抽象水墨并不追求表现对物质的感受或自然摹拟,也并不遵循运笔运墨的祖训,他以“生命本体”为中心,追求老庄式的“大美”为“天地有”的哲思,在精神上追求一种大自由、大解放,一种“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大境界。云的曼妙,水的淋漓,墨的涌动,线的莫测,点的酣畅,彩的泼洒,无不体现了佘国华的心像世界,这正是他内心的体验与美学的探寻的最终目的。为此,他竭尽全力以热烈的激情表现着原始生命的爆发力,无为而无不为,无法而法,通过一件又一件作品,体验与宇宙相融的大美境界。如此看来,佘国华的作品特别专注于语言本身的意趣,他试图表达自己对一种符号和图式的创造,这种创造因为有了一种真实的内心体验的支持,因此作品具有某种突破性。我们可以从他的那些水迹墨痕的丰沛意蕴的意识到语言的细微识别与其精神建构之间寻找到某种内在的联系。

 

在我看来,只有当一位艺术家的生存状态与他的艺术创作状态互为表里之后,这位艺术家才可以算真正跨入了艺术自由创作的境界,而佘国华的艺术实践似乎证明了这一点。从小,佘国华就是一位爱画的孩子,为什么画画,因为兴趣使然。佘国华至今依然对小时候祖父对他讲的唐伯虎嫁妹的故事记忆犹新——唐伯虎给妹妹陪嫁的柳树画,柳树不仅形似,而且神似,后来竟能抽枝落叶,取材为火!这个故事震撼了他,在他五岁的记忆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绘画竟有如此大的魔力!少时的佘国华天赋异禀,画什么像什么,是村里的小画童。年少的他,在村里担负起一项重要任务——为村邻的扁担、木桶等绘上图案。不识字的大人收工时,就是靠他的画来认回自己的农具。严格地说,佘国华之所以走上绘画之路,与他的童年生活不无关系。那个位于兴化湾畔的莆田小村庄是他艺术最初的天堂。几十年来,佘国华一直从事抽象水墨画和漆画的探索、创作,用西方抽象的技法,巧妙地把生命情怀视觉化,是因为在他看来,真正的艺术家是选择了最适合你表达的观念。八五美术思潮后的二十多年中,佘国华时常思考如下问题:是用造型语言的基本要素‘点、线、面、色彩’等来借物、叙事、抒情,还是直接进入艺术本体研究基本元素,用抽象美的形式法则来直抒自己对社会、人生、自然的体悟。佘国华最终选择了后者并使之视觉化。

 

佘国华漆画作品《花非花》

 

佘国华之所以选择抽象这一绘画语言,绝非为了标新立异、炫人耳目,而是觉得这一语言无拘无束,从中能获得大自在。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的思绪常飘浮在宇宙、自然之中。那雄浑、苍茫、神秘、深邃的万千气象,如闪烁星光,凝聚在我对人生的不断体悟之中。”显然,在佘国华的作品里,我们既看不到任何宏大叙事的痕迹,也看不到任何微观政治的影子,只有色彩、笔触以及无任何意义指涉的图像或图式。对他而言,绘画背后的意义不是目的,他所探问的只是绘画本身,或者说,这是一种绘画的绘画。这不禁让我想起格林伯格的有关论述。格氏指出,前卫艺术或抽象艺术是关于绘画的绘画,与之相对的庸俗艺术则是关于具体所指或意义的绘画。前者关注的是绘画过程本身,而后者则意在绘画的结果。我想,这样一种对绘画本身的体认自然地构成了讨论佘国华抽象水墨的一个基本前提。

 

同样地,佘国华的漆画提供给我们的也是强烈的道法自然的抽象的感受。中国的古典绘画思想认为,不论是绘画的技艺或技巧,当他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而自然地超越了技艺本身的时候,就进入到“道”。因此,绘画艺术与天地万物之“道”是相通的,一致的。孔子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而“志于道”是根本。在中国艺术家眼中的自然,不是对自然现象的简单摹仿,而是依据对“道”的了解,重新加以提炼了的自然,是充满生命力的主观自然。佘国华的漆画作品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难得的摹本。

 

佘国华的漆画作品具有中国文人绘画的典型特征,追求一种天然、含蓄、悠远、宁静的境界,散发着沉稳与内敛的品格。然而这只是表面的冰山一角,其实在表面之下是涌动的激情的喷发。无论他的入选首届全国漆画展漆画作品《裂变》,入选2003年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系列展的漆画作品《秋意》以及《重构》,还是入选全国九届美展的漆画作品《记忆符号的飘移》,入选厦门中国漆画双年展的漆画作品《华锦如梦》,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的漆画作品《玄冥赋》,入选2011’中国(厦门)漆画展漆画作品《心迹无垠》,入选第三届全国漆画展的《花非花之亦真亦幻》以及漆画作品《荫荫近道》《九月九》等,都风格强烈,极具视觉冲击力,宣泄大于内涵,内涵与宣泄并行的个性化创作使佘国华的漆画作品始终充溢着一种对意味的追求,给人一种生命的感悟,让人体验并回到文化的脉络中去。佘国华的漆画作品既汲取了传统的漆画技法,又同时以抽象形式作为媒介,从而使自己的漆画作品由平面变为半立体、立体。国华始终认为,传统不是一尘不变的,也不是一个简单的既定的价值观,今天谈传统是面对过去的历史,文化变迁的总结。传统是不断演进的,而不是一个僵化的系统,传统也可以说是自动生成的。从这一观点出发,他在漆画作品的构图、形式、肌理、色彩等艺术语言的整体处理上,大胆地将传统漆艺与水墨画、西洋画的表现材质和技巧进行巧妙的综合,或堆漆凸型,或沥箔罩漆,或镶金嵌银,或水墨勾勒,或彩绘增色,或研磨刻画,无所不用其极。

 

佘国华漆画作品:静流映翠之二

 

在佘国华的漆画作品中,对中国元素的视觉形式的运用恰到好处。在国华看来,任何艺术对情感的表达都是相通的,对于作品的深度只有通过讨论研究等方式才能够得出结论。漆画和其他画种不能混为一谈,它们之间即使有融合,但必定有界限。佘国华写过一篇颇有份量的文章,题目叫《让抽象说话,在边界拓展》,国华认为,多元化是当代艺术的发展趋势,画种之间的界限已变得越来越模糊,任何画种要想孤立于其他画种而封闭的发展都是不可行的。漆画也是一样,但漆画需要发展,而发展不是模仿其他画种的效果,重要的是将其他画种扩展语言的方式学会,从根本上进行语言的转换和升华。抽象是可以说话的,边界是可以拓展的。正是从这一点出发,佘国华找到了自己漆画作品中国元素突破的正确路径。服膺于“道法自然”,变化自如的自然百态,在佘国华的漆画作品中被大胆挖掘。大漆色彩的狂烈律动,结构形式的大胆变化,丰富多彩的髹饰手法,使佘国华的每件抽象漆画作品都呈现出运动的轨迹,生命的体验和美学的追寻,实现了工艺美、材质美和形式美的有机结合。

 

佘国华漆画作品赏析

 

从严格的意义而言,佘国华的漆画作品是一种“正抽象”的作品,“正抽象”是一种与“具体”相对的抽象,指的是从具体事物中抽取出来的相对独立的各个方面、属性、关系等。绘画的抽象性,亦相对于具象性而言。佘国华的漆画作品的“正抽象”集中体现了他的作品能够唤起观者某种意象、情趣的线、形、色的特定组合,它弃绝了客观世界的具体形象和生活内容,其物象被分解为若干组视觉元素之间的关系,实体被拆成断片。这种“正抽象”的意义在于视觉经验和艺术观念的扩展与变革。但总体而言,佘国华的漆画作品又是中国式的图式,充满了中国式的元素。这种综合性的借鉴西方表现主义和中国民间艺术的图式来改造传统漆画的表现手法不但使其漆画作品具有鲜明的个人图式,而且使其在介入当代文化时更具现实的针对性,使他的漆画作品在整体上具有内省、内敛和崇高、静穆的特点。同时,这也是一种现代的、本土的、个性化的言说方式。作为喧嚣的物质世界的心灵象征,他的漆画作品总是与当代现实之间有着某种间接的文化对应关系,关涉到人的个体生命意识里最深层的情愫。

 

经营天地,神游万物。所以石涛说:“太古无法,太朴不散,太朴一散,而法立矣。法于何立?立于一画。”内心的体验与美学的追寻,使佘国华的作品,无论是抽象水墨还是漆画,都既流出自然万象的抽象之美、主体内心之美,同时也流露出东方文化理想的心理和谐之美,从而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心灵的还乡。

 

20131130日写于意园


(林公翔,著名美术评论家,福建省美协常务理事、理论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编审)